师生风采
  美文欣赏 >> 学生汉语美文 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学生汉语美文 >  正文
盛名之下无虚士——高苗
时间:[2015-12-18]            阅读: 次

514日,位于不惑和知天命中点的贾樟柯,于艺术电影圣地戛纳斩获一架“金马车”,为其十七年的从影生涯再添一笔光辉。此次,贾樟柯携其新作《山河故人》角逐金棕榈奖,外媒不吝赞美之词,然而国内一反往常对获奖者前呼后拥常态,不少人贬斥贾樟柯是在扮演跳梁小丑的角色,用苦难中国的形象迎合谄媚西方。对此,笔者并不能苟同。

其实一直以来,不少国人对贾樟柯的指摘之声不断,斥责其恶俗地步第五代之后尘,为了在国际市场上招徕生意与喝彩,勾兑国人的苦难和悲伤大肆贩卖,以满足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审丑欲望为主旨进行创作。那些话颠来倒去,不过还是二十年前用来攻击张艺谋的那套,没有一点点新意。

由此不禁想到三十年前《丑陋的中国人》出版之初,华夏九州骤起轩然大波,无数爱国的志士仁人立刻跳脚了,恨不得戳着柏杨的鼻子骂“你丑陋,你全家都丑陋,你这个丑化中国的卖国贼!”三十年后的今天,尝了苏丹红、品了三聚氰胺、食了地沟油的国人脆弱的神经遗憾地依然没有强健半分,一旦有人指出身上的隐疾,就按捺不住、暴跳如雷、破口大骂,哪还有半分礼仪古邦温润君子的形象。

吊诡的是,贾樟柯并未如柏杨将国人劣根性一一列举加以痛斥,甚至他根本没有去刻意展示那些,就莫名其妙被扣上“丑化中国”的大帽子。丑化是什么?丑化是把美的事物歪曲,污蔑,贬低为丑的。柏杨就事论事,何谈丑化。贾樟柯拍出所见所想,何谈丑化。倘若以此来论,那么拍出大上海纨绔子弟名媛们豪奢生活的《小时代》就是对中国的礼赞?拍出时代阵痛下普通小人物的身世浮沉的《三峡好人》、《小武》、《站台》就是对中国的污蔑?把一个真实的中国呈现在世界面前,就有那么羞耻吗?这是王健林、马云们的中国,但不要忘记,这也是九亿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底层农民的中国。贾樟柯把小武、韩三明们的生活展现出来,何错之有?

中国电影的国际化道路,当然不是抛弃既有价值观迎合谄媚西方寻求认同,投其所好堆砌符号元素,也不是虚构一个很美好、很完美、没有痛楚、没有苦难的假象,而是要将一个真实的中国呈现在世界舞台上,并以此为媒介让世界更好的认识了解这个曾历经沧桑磨难仍在蓬勃发展中的中国。而真实,意味着诚恳、不卑不亢,是真正自信的表现。从更广大的角度来讲,电影的国际化实则是一种文化的输出交流,是将东方文明搬上台面与自十九世纪以来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西方文明的相互交流、角力、抗衡。

以贾樟柯为代表,与第五代导演热衷于宏大时代纪事不同,第六代导演更偏重于纪实美学,关注平常百姓的人生冷暖,表达小人物的内心情感和终极关怀的人文主题。比起群体的荣誉感,他们更注重捉捕做为个体的“人”的价值,这正和西方以人为本的人文主义精神不谋而合,同时也为一直以崇尚集体主义美学的国内文化形态带来了冲击。国内一些观众对此不买账,大概也有这个缘由。

墙内开花墙外香,尽管第六导演的作品在国际上逐渐得到认可,但是国内市场却不容乐观。前段时间上映王小帅的《闯入者》及近期上映徐昂的《十二公民》,都是良心之作,偏偏遇冷。以《闯入者》为例,这部在威尼斯电影节展映并斩获第八届亚太电影节最佳女主的影片的排片率竟不及同期上映的“支离破碎玛丽苏片”《何以笙箫默》的二十分之一,令人唏嘘。但也不必太悲观,观众的鉴赏水平总会逐渐提高的,只不过是需要一个过程罢了。

各位电影届的执牛耳者应当多加勉励,管他盛名无名,潜心在这金本位的时代里修一曲阳春曲。正如王小帅所言“一个导演,不需要观众为他个人的情怀或情结买单,也不需要和观众解释他因为这部电影付出或获得了什么,他只需要提供给观众一部好看、有趣、能够一直吸引他们并且有回味的的电影”。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2- 2016 2016 2016 2015 Inc.西安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邮编:710128 电话:86-29-85319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