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风采
  美文欣赏 >> 学生汉语美文 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学生汉语美文 >  正文
一个时代的绝响——高苗
时间:[2015-12-18]            阅读: 次

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出那个画面,鞋带断了半截泛着灰白边的旧皮靴跟着前方魁梧的身影不羁而欢快地踩着石板咯咯作响。

遇他那年她二十一,一个女子最绮丽的黄金时代。

可她的二十一岁却不那么绮丽,反而充盈着狼狈与不堪。与表哥私奔半路情郎怯场最后倒成了一个人的流亡,返回去投奔未婚夫之后珠胎暗结几近临盆之际又惨遭抛弃。众叛,亲离。她一个人淡淡望着一切,不言亦不语,只得用枯黄的包装纸写下所有的无奈与悲愤。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哀莫哀兮,生别离。悲莫悲兮,寒心矣。遇见他,有如洪涛漫天之时浮现的一根木棒。紧紧抓住不放,是唯一的选择。

于狭窄灰暗小柴房里初遇之时,见她窘迫境况,他问:那你为什么还眷恋这个世界呢。

她懒懒答道却又带着些不容置疑的理所当然:我只愿意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那些我将要见的人,都会成为我的朋友。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黄金时代。

那是,她的黄金时代。在波涛汹涌的大时代下,仍旧可以任意恣睢地在自己的小时代里风花雪月下去。即便暗夜如斯,也可过得风生水起。

她从不抱怨那个封建时代,根源于她对那个时代彻底地不屑。她从不怨怼那些无情背叛,归因于她对于男子贪婪丑恶面目透彻地了解。

她继续往前走,面无表情地走过四季。像是参透禅理的入定老僧般,不动声色,不喜亦不怒,但也只是看起来像是而已。

她又怎能真的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她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离家孤独飘荡的女孩子而已啊。

除却童年时在祖父庇佑宠溺下的短暂幸福时光,她的一生都是孤独萧索。

一九四二年一月二十四日萧红逝世于香港圣提士反临时医院,享年三十一岁。狼烟四起,兵临城下,她寂寞地离开了人间。

“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那句不甘成了那个时代的绝响,此后,只有炮火纷飞的轰鸣声不绝于耳。谁也不承想,七十余年后的今天,萧红再次被提起时,已成所谓的三十年代文学洛神。倘她地下有知,必是缓缓吐出烟圈,似是不经意地淡淡说道 :“我早就说,这是我的黄金时代。”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2- 2016 2016 2016 2015 Inc.西安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邮编:710128 电话:86-29-85319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