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动态
  教学动态 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教学动态 >  正文
北京大学潘钧教授受邀为我院师生做学术讲座
时间:[2017-04-08]            阅读: 次

47日上午,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潘钧教授应邀于实验楼D107室为院广大师生题为“日本文化中的时间于空间”的学术讲座。该讲座吸引全校师生的积极参与,反响热烈。

讲座由我院院长毋育新主持,开场对潘钧教授的学术生涯概况、学术成果做详细介绍。潘钧教授便围绕“认知语言学”这一主题,从语言的临摹性出发,结合见诸于日语、汉语、英语中的众多有趣语言表达差异,阐明语言之间的使用者的主观层面的相关性来展开讲座

首先,潘教授指出日本文学显著特点即其细节之美,提出日本文学来源于连续不断地对现实生活中瞬间与细微之处的体会与感受。对于这种特征形成的疑问,便引出日本文化中的“临场感·体验性”,也就是日本人的“视点優位”同时以汉语、英语为对比点,指出英语是“他動性優位”的语言,客观程度最甚,而汉语不拘囿于主语视点,而重视结果,即“结果性優位”。

其次,潘教授列举了日本车站站名与中国车站站名的差异,中国车站名中的“动物园”在日语中为“動物園前”,这一“前”字的差异即典型的视点差异所造成的语言差异。日本人在设置站点时,把自身代入乘客视态,下车之后乘客是站在该建筑前,而中国人则是以一种宏观的视态,即着眼于该车站的客观方位。

同时,视点也对时态产生影响,潘教授以《源氏物语》中的一段文字为例,在这段文字中过去时与非过去时交错存在,以此说明由于日本人的“自我投入”所造成的时态变动。从日英两种语言对比,日语中Vる前に」「Vた後で」是固定搭配,但有时却与现实有出入。比如,Before I came to Japan「日本へ来る前に」“在我来日本之前”,“来日本”这一动作本应是已经发生的动作,但在日语中只能用其非过去时。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也同样是因为视点:日本人在说这句话时,已经把自身代入没做这个动作之前的视点。

最后,潘教授又举中日学生看图描绘情景的例子,中国学生能够轻松以不同的主体视点来描绘情景,而日本学生却很少更换视点主体。由中日学生的反馈差异来说明日本人会不惜采用大量被动句来调整视态,使其尽量保持一致,反映日本人无法接受视点主体的频繁更换这一特点。正如潘教授所言,认知语言学重视解释与整合,通过对其规律的研究有助于学生加深理解,并且在高阶学习阶段,单纯语法难以解释的现象也可以通过认知语言学来理解。

讲座进入互动提问环节,现场师生就本次讲座主要内容,结合自身理解提出诸多关于日语思维对日本人性格、行为方式、战争方式等方面有何影响的问题,潘教授在仔细聆听后一一做出细致解答,从而进一步加深师生对本次讲座内容的汲取和理解。讲座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2- 2016 2016 2016 2015 Inc.西安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邮编:710128 电话:86-29-85319061